* 全球主要航道

【从通缩转向通胀】
对於此投资主题,Peter Oppenheimer 团队建议投资者应增加资產多样化和更多的实物资產敞口(即大宗商品、房地產、基础设施)和股息复利。

【全球化转向区域化】

该团队分析称,正如1970年代航空、银行和汽车行业出现了国家冠军(因国家安全、政治因素等原因获得了政府特别支持的公司)。在逆全球化的当下,如今我们正在迈入能源安全、晶片製造和电池技术领域的区域冠军时代。

【劳动力与资源由廉价、丰富转向昂贵、稀缺】

过去20年商品和劳动力供应充足,为通货紧缩的宏观环境做出了贡献。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大量投资意味着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大宗商品勘探產能过剩。与此同时,全球化实际上降低了劳动力成本,尤其是非熟练劳动力。这种结合意味着一个能源和劳动力充足且廉价的时代,几乎没有投资动机来投资该主题。

不过,疫情后劳动力市场也发生了剧变。反映到股市上,目前劳动力成本更高的公司受打击更大。

【政府从低资本支出转向更多资本支出、更大的政府】

投资者应多关注财政支出、国防、资本支出受益者、去碳化风险敞口。疫情以来,政府支出出现了历史性增长。在当前宏观环境大背景下,国防开支、能源转型支出将增加。

【增长稀缺转向利润稀缺】

该团队表示:我们正在从专注於收入增长的十年过渡到投资者将越来越关注利润率的週期。在当前环境下,通胀较高,名义GDP较高,而收入增长不那麼稀缺。相反,较高的通胀环境下高利润以及低利润波动的公司将更受市场欢迎。

我本身的看法:我们或许预测今天的股票是涨还是跌,但是我们却能通过判断一个趋势来为我们增加投资回报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