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神童关于2022年3月16号穷人暴富的预言最近传得沸沸扬扬。思来想去,穷人无论房地产数量,股票的持有量甚至是现金都没有多少,要怎么在不做任何改变的情况下就暴富呢?

只有一种方法,就是世界的大环境改变,进而改变了我们底层大多数人的生存环境。如何变富,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收入变高,另一种方式则是身上的剥削变少。

1)收入提高
1990年代以來低通脹的出現是由於在全球化經濟中出現了數以億計的廉價勞動力。其中在1991年-2018年,新女性員工和大量嬰兒潮一代共同為發達國家提供了超出一倍的勞動力。現如今發達國家勞動力人口出現了自二戰以來的首度萎縮,同時人口出生率也開始下滑。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因為勞動力緊缺,員工開始提出更高的薪資要求,进而改变了整个社会的财富分配结构。

2)剥削减少
如今世上最大的剥削,就是美元霸权对全球生产要素的奴役。美国通过印钱,就能把世界上的任何东西和人给买回去。全世界的人民辛苦劳动,换来的就是不值钱的纸。这种奴役,甚至比中世纪的农奴制度还要残忍和高效,且不被大多数人所知。

而美元能够奴役这个世界的重要因素就是全球的贸易,特别是石油都必须通过美元。而这座基石,终于在3月16号这天垮了。产油大国沙地阿拉伯在这一天宣布石油也可以用人民币进行交易。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通胀的高企,俄乌冲突的升级,以及美国对俄罗斯采取金融制裁之后的一系列连锁反应,美元体系的这次危机可能比我们想象的影响更加深远。

最近,前美联储官员、瑞士信贷全球短期利率策略主管Zoltan Pozsar发表的最新报告《布雷顿森林Ⅲ》,就在华尔街引起了巨大争论。

他认为,旧的货币体系正在崩塌、瓦解,我们正在见证布雷顿森林体系III的诞生一个新的世界货币秩序。

众所周知,1944年7月1日,44个国家或政府的经济特使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召开了联合国货币金融会议。正是此次会议确定了目前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即布雷顿森林体系。

在随后的78年里,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历经转变,一共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

1944年至1971年,被称作“布雷顿森林体系Ⅰ”。这是一个美元与黄金直接挂钩的年代,35美元等于一盎司的黄金,然后全球各国货币和美元挂钩。

1971年到现在,被称作“布雷顿森林体系Ⅱ”,也称牙买加货币体系。在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美元开始与全球石油贸易和结算相关联,之后逐步演变成一种以美国国债信用为担保的货币,其背后则是美国主权信用和经济实力的背书。

美元之所以被认可,并作为世界储备货币,在脱离黄金的信用之后,更主要的是依赖于世界各国对美国和现有金融体系的信任。

然而,Zoltan Pozsar认为“布雷顿森林体系 III”正在到来。他认为,随着美国和其盟友开始没收俄罗斯的外汇储备之后,“布雷顿森林体系Ⅱ”也就崩溃了。因为信任已经崩溃,原来将资金存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金融机构内被认为没有风险的财富,现在面临了真实的罚没风险。

即使没有此次俄乌冲突,美国毫无节制地印钱,超过30万亿美元的国债规模,以及不断下降的美元购买力和一轮轮的金融收割也早已让世界各国苦不堪言。

美国经济、美元体系的这次危机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第三个阶段可能将就此开启,黄金和大宗商品将作为世界货币体系的新的支柱。

全球最大的奴役体系的瓦解,也是从新制定新的游戏规则的时候。作为底层人民的我们,也只有在系统瓦解的时候,才有机会翻身并改变命运。